財經網 產經 財經 教育 蝶變輿情 讀書 房產 商法 旅游 消費 論壇 讀報

手機版注冊 | 登錄 |

財經網 新聞

魯海先生走了,有問必答的“青島百科全書”終止了問答…

2019-09-12 15:26 青島早報

字號:T T

2019年9月10日下午4時30分,青島城市歷史的見證者、被譽為是“青島活字典”的魯海先生離世,享年87歲。

他摸透了這座城市的脾氣,他借典故“說故事”,輕重緩急間,隱現著青島方言的韻律,如此這般,他就像城里最老的說書人,神完氣足,過往的堅硬,市井的生動,全在掌控中。

2019年9月10日下午4時30分,青島城市歷史的見證者、被譽為是“青島活字典”的魯海先生離世,享年87歲。

魯海 圖源青島出版集團微信公眾號

魯海,原名魯約翰。筆名申生、沙人、靈心、齊山等。1932年生于青島,祖籍山東泰安。北京大學圖書館學系畢業。曾任青島市圖書館館長、山東大學兼職教授、青島市圖書館學會理事長。著有《魯海文集》《中國古代圖書》《話說青島》《民國往事》《作家與青島》《青島與電影》《青島與戲劇》《青島思往錄》等三十八部,在報刊發表各類文章三千余篇。

留下遺囑要求一切從簡

9月12日上午9時,魯海逝世告別儀式在青島殯儀館舉行,親朋好友20余人齊聚于此,送他最后一程。“一切從簡”是魯海老人生前特意囑咐的,家人也遵從他的遺愿,并沒有搞大規模的追悼。

魯海老人的孫子魯繼勇告訴青島早報記者:“爺爺去世前的最后一刻,家人都陪在他身邊,他生前也留下了遺囑,要求一切從簡,不要叨擾太多的人,也不要搞大規模的追悼活動。”因此,魯海去世的消息只告訴了家中的親戚,以及他生前的幾位好友。

雖然如此,但是在告別儀式舉行時,還是有不少島城市民聞訊趕來,原本既定的告別廳顯得極為擁擠,不得已臨時更換了告別廳,以滿足大家為這位老人送行的心愿。

離世前備受病痛折磨

87歲的魯海老人離世前一直備受病痛折磨,前年冬天因為心肌梗塞曾送醫院急救,經搶救后,在住院治療期間又患腦梗,幸好有驚無險,經過治療后回家靜養,但病痛的折磨,使得魯海老人的身體狀況以及精神狀態并不太好,“已經沒法出門了,每天的活動空間就是從臥室到客廳,再從客廳到臥室。”據家人介紹。

但是魯海又是一個閑不住的人,即便疾病纏身,他仍關注著這座他所熱愛的城市的變化以及文史動態,經常通過手寫微信的形式與島城的文史學者以及相關人士進行溝通。

據透露,在他離世的當天上午,魯海還曾給許多文史后輩發去微信,內容大多是關心他們的創作動態、研究近況。而在魯海老人的朋友圈中,最近的9月份也幾乎是天天更新,內容皆是青島文史的發展動態,以及文壇好友的創作消息。

記者眼中的魯老

【“老頑童”走了】

我和魯老認識有10年了吧,第一次和他打交道是通過電話。那年我們早報推出中秋節日特刊,里面有些關于青島人中秋習俗的內容,總編輯讓我們請魯老把把關。這個任務落到了我身上,我在電話里向他請教,他不厭其煩地一一回答。這回答,也不是簡單地說是或是不是,而是詳細地解釋“為什么是這樣”,并且舉出事例說明。

那一年又推出春節特刊,照樣,請魯老把關的人物又落到我頭上。我打印出了我們的特刊,和他約好時間去他家見面。

在魯老家里,我第一次見到他。他讓家人給我泡上茶,他認認真真地看起稿子,看一會就和我聊一會兒,講青島人過春節的習俗。稿子很長,他說要慢慢看,看完后給我打電話。那一次,我們聊了很多,聽他講了好多青島的往事。雖然我讀過他很多書,很多事情都了解一二,但聽他本人講還是第一次,真的是長了很多知識。

魯老籍貫泰安,1932年生于青島,現當代的青島歷史,他親歷的事件很多。和他聊天,感覺是在讀一本大書,不知不覺地就讀了進去,欲罷不能。

認識魯老之后,幾乎每年都要去他家幾次。魯老愛笑,說起有意思的事情,他都笑得很爽朗。他還給我布置題目,希望我能在工作之余做一些文史考證的事情,他可以提供資料。他還經常打趣,說我是個大忙人。

自從他開始使用微信后,我們的交流就更多了。我經常轉發家鄉城陽上馬街道公眾號的文章,幾乎每次他都要留言“馬上上馬去上馬”。這是因為有次上馬街道出了個上聯“馬上上馬去上馬”,征求下聯。他覺得很有趣,就經常提起。

魯老和我認識的這些年,是他的晚年時光,和比他小40多歲的我“玩”起來,風趣幽默,就像一位“老頑童”。

如今魯老遽歸道山,但他的音容笑貌將久久地印在我的腦海中,我忘不了他對年輕人的鼓勵和期許。

他的作品,將永遠被人銘記。他的笑聲,將永遠留在世間。

(青島早報 魏鈮邦)

【電話里的“魯老師”】

特別遺憾,一直沒能見到魯老爺子本人,只是見過他的照片,聽過他的聲音,這個遺憾已無法彌補!

知道“魯海”這個名字是剛進報社的時候,遇到有關青島人文歷史方面不懂的知識,眾多老記者一致給我一個座機電話號碼:“找魯海老師,他是青島的文史專家,絕對準確權威。”

此后10多年的工作中,每當遇到類似的問題,我都會撥通這個座機號碼找“魯老師”,電話那頭的回音多是:“你找哪個魯老師?”因為魯海的兒子魯勇也是這方面的專家,一說我是媒體的,那頭就明白了,是找魯老爺子的。

還有印象的,我找魯海老師問過八大關里建筑的歷史、挪莊大戲的歷史、臨沂人來青的歷史、德國人修建下水道的歷史等,每一個問題,魯老師都給我了完美的回答,除了問題的答案,還有相關聯的一些知識他都能用最簡單易懂的話普及一番。

魯老師對待文史的態度非常嚴謹,嚴謹到讓人佩服。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10年,我寫稿中要了解山海關路13號別墅的歷史,他接到電話后,并沒有馬上回答我,而是讓我稍等,他找一下資料再告訴我,10多分鐘后,他給我回過電話來,給我完整講述了這座別墅的簡史,建成時間、面積,到別墅的主人大軍閥韓復榘及其妻子韓高藝珍,再到后來汪精衛也來住過等俱全,還有其中的歷史故事,讓我一下子完全了解了這個建筑,這些也呈現在讀者手中。

還有一次,是我最后一次和魯海老師聯系,是在2017年,關于青島德建下水道的采訪,那個時候魯海老師身體就欠佳了,很少再出面。那次采訪全青島市的媒體一起在現場采訪了魯勇老師。但當天晚上接近10點,我收到了魯海老師給我發來的一條短信,他說看網上有個別媒體對這次采訪內容之外的部分報道有誤。“大學路覆蓋的是青島河,不是德國人修的下水道,小孫你能給在稿件里說明一下嗎?不要誤導了大家。”收到這條短信,我隨后電話聯系了魯海老師,他解釋:“大學路所在處原本是條河,后來為了方便被覆蓋,這條河發源于現在的39中附近,目前黃縣路還有一段明渠。所以大學路下的暗渠是覆蓋了河道,不是德國人修建的。” 

(青島早報 孫啟孟)

【停更的朋友圈】

從事新聞工作沒多久,我就通過電話認識了魯老,轉眼18年了。在我印象里,魯老就是一本隨時翻開都能找到書簽的文史辭典。每次在采訪中遇到相關青島老城歷史的疑問,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給魯老打電話。這樣的叨擾電話無論什么時間打過去,魯老都會接聽。而且會在傾聽完疑問后,立刻給出詳盡的答案,關于某棟老樓、某條老街、某位老人的經歷過往,魯老都能娓娓道來。每次給魯老打電話采訪,都是一次學習的機會。

魯老研究文史,對新鮮事物也“跟形式”。魯老在微信朋友圈里很活躍,對我這樣的“小朋友”也是經常調侃。一個月前,我在圈里發了一組荷花的照片和畫,自我解嘲自稱“老漢”。魯老給我留言說:你都成老漢了,我這老老漢也愛荷花,散文集名為《留得殘荷聽雨聲》。最近一短時間,魯老每天都在朋友圈里發一些回憶往事的只言片語。特別是近一個月來,每天都要發數條之多,說是怕自己腦力衰退,每天寫點東西鍛煉腦子。每天看到魯老努力回憶的細節瑣事,我都有莫名的傷感。和魯老聊天時,我說祝魯老身體康健,魯老就勉勵我要珍惜年華。

9月10日清晨6半點,魯老在朋友圈發完最后一次更新。11日,魯老的朋友圈再沒更新。斯人已逝。世間少了一位仁厚長者,天堂多了一位博學師者。 

(青島早報 趙健鵬)

編輯:lisn

0

精彩圖集

熱文排行
焦點數據
熱門關鍵詞
精華推薦
社區熱帖

友情鏈接
大眾網 齊魯網 中國山東網 信網 青島齊魯網 青島世園會 半島網 中國青島藍色經濟網 青島吃喝玩樂網 威海傳媒網 魯中網 山東菏澤網 聊城新聞網 卓創資訊 青島城市傳媒 東北亞財經網 健康一線 謠言百科 中國即墨網 青島市互聯網違法信息舉報中心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更多...
  • 關于我們 | 版權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刊例 | 網站地圖 | 友情鏈接
  • 魯ICP備:09091744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37120180006 魯公網安備號:37021202000015
  • 地址:青島市嶗山區海爾路182號青島出版大廈3-5F 郵編:266061 業務合作:0532-68068328 68068327
  • 本網常年法律顧問:山東中苑律師事務所 李維岳、趙寶林、戴志輝律師
  • 山東照岳律師事務所 劉均、傅強、高峰律師
  • Copyright 2005 - 2014 青島財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Powered by CmsTop
北京pk106码倍投方案